磁力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蛋蛋一路走好但愿天堂里没有辐射没有脑瘤

发布时间:2020-03-02 13:03:48 阅读: 来源:磁力泵厂家

这个半岁的宝宝在《晨报崽崽秀》里露了最后一面前天晚上还是走了

蛋蛋,一路走好

但愿天堂里没有污染、没有辐射、没有脑瘤

蛋蛋的离世,让全家陷入了无比的悲痛之中。(见习记者张驰摄)

蛋蛋太小了,认识她的人也太少了,因为你的帮忙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蛋蛋是个很爱笑的小孩,在登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7号晚上,蛋蛋从此闭上了她那双眼睛,走时还不忘留下笑容,唯一遗憾的是走时没有见到她爸爸。昨天上午,晨报记者的邮箱里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蛋蛋?就是本周一晨报10版《晨报崽崽秀》登过的那个可爱的、肉肉的、笑起来眼睛眯眯的,只有半岁的小姑娘吗?

那么可人的小精灵才刚刚上了报纸,当了回小明星就离开了,这对所有见过她的人都是一个打击。

昨天下午,在征得蛋蛋妈妈陈女士的同意后,记者驱车来到瑞昌市蛋蛋的家,想看看这个宝贝最后生活过的地方,听她的爸爸妈妈讲讲她的故事。

家里蛋蛋的气息似乎还在瑞昌市湓城区南街,与瑞昌热闹繁华的老街仅有一墙之隔。老街上的小贩叫卖声依旧,却难掩墙后蛋蛋一家人的落寞。

告别了持续的阴雨天气,初春的瑞昌,太阳已经露出些许夏日的骄气。下午三点半的阳光尚有些刺眼与灼热,却没能照进蛋蛋家的一楼。蛋蛋堂姑一个人孤单地坐在一楼的客厅里,没有开灯,略显阴冷。

刚刚他们家人把蛋蛋送到乡下去了。小姑娘很可爱,好可惜,她妈妈也是善良的人。见有记者来探访,邻居大叔惋惜地说道。

沉浸在悲痛的情绪当中,蛋蛋堂姑低声地告诉记者,蛋蛋去世的时候,蛋蛋爸爸还在从广东赶回瑞昌的火车上,父女俩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蛋蛋的后事处理得非常简单。下午3点多,其他亲戚将蛋蛋送往乡下,出于害怕蛋蛋父母过度伤心的考量,亲戚们没让夫妻俩去送蛋蛋最后一程。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哪舍得啊。

在二楼的卧室,蛋蛋妈妈陈女士正在阳台上跟亲戚通电话,声音很细很低,隐约听见:嗯,送走了。

当陈女士转过身来,记者看到了一张浮肿憔悴的脸。尽管没有泪水,但红肿的双眼似乎告诉我们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这位年轻的妈妈经历了怎样的悲痛。

卧室里除了必备的家具之外,没有多余的摆设,只是床头柜上还放着蛋蛋一百天纪念照,照片里蛋蛋天真无邪、无忧无虑。那一刻,蛋蛋似乎只是被抱去邻居家玩了。

昨天晚上走的,我都哭了一天一夜了。陈女士蹙着眉,一开口眼眶又湿了,接二连三地叹着气。呆望着床前空空的地板,陈女士若有所思地说:当初我们还特意没在卧室里摆放太多东西,为的就是防止以后她学会爬了会撞到东西,谁也没想到

病因空气污染或电磁辐射因为工作,来自广东惠州的陈女士与老公在广东相遇、相知、相守。2011年8月23日,蛋蛋在广东出生。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蛋蛋就特别爱笑,只要别人一逗她,她就咯咯地笑个不停,最后愣是把逗她的人逗得呵呵直笑。蛋蛋的降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莫大的欢乐。

去年年底,陈女士一家回到瑞昌过春节,那时蛋蛋也才3个多月大。渐渐地,家人发现了蛋蛋与其他小孩的不同。别人家小孩两个月的时候就会跳跳蹦蹦的,但是她没有任何动静,不会蹦。而且有时候给她喂奶的时候总会吐出来,一吃就吐。蛋蛋先后被送到家附近的社区医院、瑞昌市人民医院及瑞昌市妇幼保健院,当时被诊断为感冒,全家人也就没当回事。因为年纪小,都说小孩子就是这样的,不用担心。

可当陈女士回到广东后,蛋蛋的情况总不见好转,只好又再次去了医院。这回,医生的说法却与之前在瑞昌时大相径庭。医生当时说问题严重,要给孩子做CT才能确定。最后,蛋蛋在广州儿童医院被确诊为脑瘤晚期。

噩梦袭来,陈女士与老公并没有放弃。他们奔波于广州儿童医院、广州肿瘤医院、广州妇女儿童医院之间,期盼着蛋蛋是被误诊、能好转。

可老天太残酷了,没有放过这个年幼的孩子。陈女士越来越灰心,因为是脑瘤晚期,有医生建议我们手术治疗。但她年龄太小,做手术有危险,医生又让我们考虑清楚,而且因为瘤是母的,就算切除也会复发,术后一定会有后遗症。陈女士说,蛋蛋脑中的肿瘤很大,第四脑室已经完全被压迫变形。

才这么点大的小孩为什么会有脑瘤,而且还是晚期?据医生推测,病发可能存在两个原因,一是空气污染,二是电磁辐射。陈女士怀孕时正在广东一家陶瓷制品公司工作,因为是在办公室工作,难免会接触电脑、打印机等高辐射设备,为了防辐射,她每天都会穿防辐射服上班。百密一疏,她忽略了家中电器的电磁辐射,回到家就很少穿防辐射服了。电磁辐射包括电脑、家用电器,电磁炉辐射最大。另外,尽管陈女士在办公室办公,但因为公司制造陶瓷,空气中总有一些化学材料及颜料气味,也可能是因为这些气味,给蛋蛋埋下了病因。

半年蛋蛋看到的世界不大陈女士怀胎十月生下蛋蛋,可蛋蛋却似乎无福消受全家人的浓浓爱意。心中早就知道总有这么一天会来,在极度的绝望之中,陈女士给晨报发来了邮件,希望能让蛋蛋登上晨报崽崽秀栏目,她说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当下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事情。

在了解情况之后,晨报特为蛋蛋开辟绿色通道,提前安排蛋蛋见报,以特殊的形式安慰这位痛心疾首的妈妈。

上周五,当得知蛋蛋即将登上3月26日的晨报时,陈女士发来了一封回信:真的谢谢你了,突然觉得可以快乐起来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呵呵,谢谢呀!这一个多月了,我没真的开心过,每天都觉得天都塌下来了,终于见到久违的太阳露出脸来了,我爱你们。

3月27日,陈女士又在邮件中写道:我看到报纸了,看完我在公园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狠狠地哭了一场,谢谢你们。

也就是在3月27日晚上7点多钟,蛋蛋全身开始抽筋,因为疼痛,蛋蛋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小手也握得紧紧的,陈女士看着蛋蛋痛苦的模样却无能为力。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帮她舒缓疼痛,如果可以让她不这么痛苦,做什么我都愿意。

只是,陈女士的心疼心痛没能挽留年幼的蛋蛋,命运没有让才半岁大的她看到更大更精彩的世界,欣赏花开花落,走过春夏秋冬。在全家人的不舍中,蛋蛋离开了。那一夜,全家人都没有合眼,全部守在蛋蛋身边。

我还是要谢谢你们,替我完成了一个心愿。采访中,陈女士多次表达了对晨报的感谢。陈女士和老公,以及所有的家人都很想再爱蛋蛋一次,只是他们的想念变成了一条线,在时间里面蔓延,长得把他们与蛋蛋的世界切成了两个面。

蛋蛋走了,生活还是得继续。夫妻两人今年都是28岁,趁着年轻,他们还是会再要一个孩子,但他们的心里永远有个窝,给蛋蛋留着。

记者走时,陈女士望向窗外的远方,眼中泛着泪光。那一刻,西斜夕阳的余晖落在陈女士身上,勾出了一道金黄色的边。(首席记者 孔颖)

西宁北大皮肤病医院

黑龙江盛京皮肤病医院

贵阳中医皮肤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