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力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血拼胜负难料【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5 17:27:23 阅读: 来源:磁力泵厂家

嘀嘀打车与快的打车两家的烧钱揽客不仅招来了舆论的热议,更让乘客和消费者实实在在地占了回便宜,很多得过“实惠”的出租车司机和乘客都热切地表示:请继续。有网友表示,坊间从来不缺新鲜事儿,但只要“试新鲜”、“接新鲜”都有钱赚,这可是头一档子让很多人开心的事情。

的确,这段时间以来,嘀嘀和快的两款打车软件借着腾讯和阿里巴巴这两座“靠山”,赚足了眼球。业内人士表示,他们轮番交战是互联网企业竞争常规的“抢地盘”的权宜之计,重金“砸客”推广的模式不可长时间持续。“价格战一直是资本雄厚企业的拿手菜,通过大量烧钱能够削弱对方的力量,获得主导地位。”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李宇恒如是说。

可是,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的竞争会给整个市场格局带来怎样的变动?两家如此“血拼”的真正目的等问题都成了人们关注的要点。

缘由:“血拼”实为入口之争

两家于近日起动的第三轮营销已将“大战”推至白热化状态。在第三轮营销中,嘀嘀打车不仅恢复了补贴而且还加强了力度。使用嘀嘀打车并选择微信支付,乘客立减10元,每天3次,新乘客首单立减15元。“谁给得多用谁的!”一位网友表示。

的确,嘀嘀打车在第二轮交战中,率先将补贴金额从10元降到5元,有部分人认为嘀嘀“扛不住了”。但据其他媒体报道:“有的哥反映,嘀嘀下调补贴后快的的订单因此增长迅速。且嘀嘀打车降低补贴,是因为春节假期里微信抢红包的意外走红在一定程度上替它完成了部分培养微信用户支付习惯的使命。微信支付绑定的银行卡数字超过300万。”

就在嘀嘀打车吹响第三轮营销号角的第二天,快的打车也迅速做出了应对方案:“司机用快的APP收款,北京每天奖10单,高峰期每单奖11元(每天5笔),非高峰期每单奖5元(每天5笔);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每天奖10单。乘客使用快的打车并用支付宝付款,奖励永远比同行多1元。”

一位李姓出租车司机告诉本报记者:“前些日子降低了补贴,都以为这事儿过一阵子就过去了,嗨,谁知道降价才一周又涨了,而且比以前还狠。听说嘀嘀投入都近10亿多元了,你说这么烧钱谁能扛得住?他们这么拿钱砸,我们当然愿意,可他们到底图啥呢?”

李宇恒认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血拼的背后实际上是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互联网巨头的移动入口之争。打车软件由于它的便利性最易被市场普遍接受,也被业界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LBS以及O2O领域的重要入口。另外,腾讯与阿里之所以愿意为打车软件"烧钱",是为了培养用户手机支付的习惯,这将关系到公司所有产品的发展"钱"途。”

虽然两家企业都在烧钱,出租车司机和乘客是受益方,但实际上,腾讯和阿里巴巴已经获得了不错的回报,最起码节省了推广宣传的费用。中投顾问咨询顾问崔瑜表示:“移动支付入口一直以来都是巨头们争夺的焦点,除此之外,移动支付市场份额的占领,对于发展互联网金融的意义是完善O2O电子商务模式,随着线下市场的拓展,移动互联网支付与移动线下支付两大市场叠加之后,移动支付有望获得新一轮的高速发展。”

反应:与法规相孛存安全隐患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以各地方或其他名目命名的打车软件有数十种,以这种重金“砸”客的激战的方式进入市场运营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最为大众所熟知。但在体验了他们的“实惠”服务以后,不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乘客,抑或是相关监管部门,在了解了这类软件的便捷以外,也都发现了一些已经开始显现的问题。其中,行车安全、信息泄露、不正常竞争破坏市场规律等问题关注最高。在期望这种出行有钱赚继续的同时,也都开始呼吁监管部门尽快出台相关规范,以保证服务的“质优价廉”。

“目前,打车软件市场到尚未形成垄断,各个企业、各个软件都可以通过竞争来谋取利益,为了抢夺顾客而采取的价格战在所难免,只要相关部门监管得力、消费者提高维权意识、出租车司机理性对待,打车软件的价格战并不会降低服务质量。”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蔡建明对记者说。

而坐车出行安全是头等大事。可自打车软件开始被受众接受以来,出现碰撞、刮蹭之事时有发生。最为让人吃惊的就是有媒体报道的:“山西太原于2月19日和20日,两天的时间共发生了106起涉及出租车的交通事故,而出租车司机边开车边用打车软件成为事故发生的主因之一。”而根据新修订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以及《山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规定:“驾驶时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行为的,一次记2分、罚款100元。”同时,如因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导致注意力不集中而引发交通事故,交警部门将追究出租车司机的法律责任。

“我感觉,这种软件某种程度上与交通法规是背道而驰的,司机开车看手机本来就不被允许。并且,现在个人信息泄露本来就防不胜防,这下可好,又多了一道泄露途径。”李姓司机如是说。据了解,深圳、上海两地去年都曾因第三方打车软件扰乱市场、危害交通安全,将其叫停。马年春节过后,除北京外,国内多地交通、运管部门均表示,将出台相应措施规范打车软件的使用。

记者查阅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62条第三项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出租车司机在驾驶过程中拨打、接听、手持电话的均属违法行为。

嘀嘀打车运营方山西负责人霍涛向媒体表示,目前软件运营方无法在技术上禁止司机在行车中操作手机软件。“作为软件运营方会在小范围内对出租车司机进行软件使用规范培训,同时软件司机客户端内置的操作指南中,也要求司机应当在安全停车情况下使用该软件接单,并且会在"报单"语音提醒过程中穿插提醒司机不要在行车中操作软件。”

崔瑜认为:“手机客户端打的支付只明确了线上交易的规则,难以规范线下正常交易,这就滋生了一些出租车司机联合消费者共同"消费"腾讯和阿里,通过虚假交易谋求各自的利益,不仅违背了软件提供"便利服务"的本质,还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

蔡建明则认为:“打车软件市场并没有太高的技术标准,较低的准入门槛使得产品开发较为容易,彼此之间激烈竞争十分常见,通过竞争不仅能够提升产品质量,还能促进行业集中度的提高,有关部门不需人为采取过多干预举措,只要保障价格竞争不伤害消费者和司机利益即可。”

行情:一时风靡前景不容乐观

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表示:“过去的30多年间,打车这件事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现在蓝领阶层开始使用移动互联网给行业带来了发展的基础,出租车业已经被推到了变革的临界点。”

而对于打车软件的未来,业内人士则看法各有不同,有认为其前景如同当时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掉渣饼,但对“激战”最终的结果颇为看好;也有人非常看好,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崔瑜认为:“两者竞争最后的结果并不会有明显的胜负,但通过打车"激战",让嘀嘀打车和快的都赚足了眼球,用户纷纷尝试使用两者的手机支付以获得好处,而这才是这场战争的最重要的目的。当这场战争结束,打车软件的应用未必还能如此火热,但它带动的手机支付将给两家公司带来更多的发展空间。”

蔡建明认为,打车软件市场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智能交通的崛起必然会对相关部门、相关国企的利益产生冲击,一旦后者联合发力则当下的打车软件将面临灭顶之灾。同时,较低的技术含量意味着打车软件产业只能走低端化的道路,若不采取严格措施管控则恶性竞争随时可能上演,当各方面利润受损严重后会试图达成某种默契,倒“V”字形的发展态势会显现出来。

其实,任何新的事物从接受到熟悉到习惯,并且规范使用,都会有一个过程。且不论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如此出彩的真实目的,对于全网络时代的今天,扬招打车成为过去式不足为奇,打车软件在国外已成功运用在市场中,不防可以借鉴。“如在美国软件从开发程序上严格遵守纽约市的交通法规司机在行驶时禁止使用手机,只要出租车处于行驶状态,该软件就会把手机屏幕变成灰色而无从查看,车一停,司机就能精确地看到附近订单请求的所在位置。新加坡司机确定接受订单后,车载顶灯会显示预定,即在到达预定地点之前是不会接受路人扬招,同时,打车软件在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显示新的订单信息。英国Hailo软件可以缩短出租车等待时间,乘客可以看到离自己最近出租车的实时位置。在付款时,乘客也可在手机上选择现金或是信用卡支付,除了里程表上的金额,没有任何额外费用。”(相关报道见D2版)

儿童白斑病症状都会有哪些0

眼部补水认准四个重要时刻

激光祛斑后如何护理5